正在阅读:放眼齐鲁间,风景数这边。林泉多野味,美食在博山。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 博山头条 / 正文

内容页通栏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放眼齐鲁间,风景数这边。林泉多野味,美食在博山。

转载 成龙之龙2021/01/14 16:03:07 发布 来源:博山信息港 作者:博山信息港 68 阅读 0 评论 3 点赞


房产招聘商家视频黄页头条爆料


本文选自《博山饮食》一书,有意收藏者,请点击上图购买。


吃在博山


放眼齐鲁间,风景数这边。
林泉多野味,美食在博山。


近日,应邀与几位朋友一起编写反映博山饮食的资料,文章写到最后,我写了这首小诗作为总结。行文过程中,让我想起了一些与博山有关的名人轶事,很值得说一说。

十几年前,我和肖金星同志到北京请文化名人为博山孝妇河上新建与改造的桥梁题名。在去故宫博物院找到刘炳森先生时,我们顺便拜访了当时的副院长、文物专家杨伯达先生。杨先生又约我们到他的住所进行了一番长谈。原因是他和博山有一段不解之缘。在1982年冬天,博山大街北首百货大楼施工时,挖掘发现了元末明初的琉璃作坊遗址,出土了许多古代生产工具和琉璃制品。消息传人北京,引起杨先生的关注。当时,国内从事古代琉璃研究的专业人员极少,杨伯达先生对古玉颇有研究,在接待美国的古琉璃研究专家时,他对琉璃产生了极大兴趣,把目光投向了博山。他看过清代的《琉璃志》,并知道是从孙廷铨的《颜山杂记》一书中分离出来的篇章,颜山就是现在的博山。因此,他为博山发现古代琉璃作坊遗址而高兴,并亲临博山进行考察,又建议建立一处琉璃博物馆促进研究。所以,见到我们就谈起博山留给他的印象。杨先生说除了琉璃、陶瓷之外,博山还有两点特殊的地方让他忘不了,一是博山名叫“胡同”的街巷多,而这正是明清以来受北京影响的文化痕迹:二是博山的饭菜味美价廉,他品尝过豆腐箱、水饺等,的确有特色,让人难忘。我趁机问杨先生认识不认识上海同济大学的陈从周教授,他说著名园林建筑学家能不认识,曾在北京开会时见过面,也邀请访问过故宫。我告诉杨先生.1982年陈从周先生曾到博山访问,这位走南闯北、吃过无数美味佳肴的学者,在品尝了博山水饺后,高兴地写下“博山风味推第一”的题词。杨先生饶有兴趣的笑起来,连声说好。在我们这次畅谈之后,第二年春天,他又为琉璃博物馆的事再次来博山做客,自然又吃到了博山菜肴。

杨先生通过孙廷铨的著作了解了博山,亲临博山又知道了这里的饮食民俗。任何一个地方的文化都与当时的政治经济的发展有关。自宋代以来,博山的窑(陶瓷)、炉(琉璃)、炭(煤炭)三大行业日益兴盛,手工业发达,商贾云集,成为鲁中重镇。尽管博山建县较晚,但其古代名称“颜神”、“颜神镇”,可以追溯到隋唐以前。因此,到明末清初出现孙廷铨这样的人物,也是当时博山经济发达、文化昌盛的必然结果。孙廷铨字伯度,号沚亭,明崇祯十三年进士,授大名府魏县知县,后升任永平府推官。入清后,历任河间府推官、吏部主事,升任兵、户、吏部尚书,康熙二年,拜内秘书院大学士。由于他学识渊博,谨慎清正,很受清廷敬重,康熙皇帝曾题赠“为帝者师”的匾额。康熙三年他刚五十几岁便以目疾辞官回归故乡博山。孙廷铨著作除了《颜山杂记》,还有《沚亭自删诗集》、《沚亭删定文集》、《汉史忆》、《南征记略》等多种。

孙廷铨在天子跟前为官多年,对京师的正统文化了解很深,他回到博山后,必然对各方面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像清初时许多街巷被命名为“胡同”,许多住户都以“四合院”为居住形式,在餐饮风味和饮食习惯上,也有所反映。孙廷铨的长子孙宝仍,也就是诗人赵执信的岳父,在孙廷铨辞官后被清廷恩授为光禄寺掌醢署署正。明清两代的光禄寺是专管皇宫膳食、酒宴和招待宾客的机构,掌醢署是“掌共百事之盐及时果实、饴蜜。醯酱之属”,类似管理餐饮食品的各种原材料,油盐酱醋,还有果品蜜饯之类的仓库。在这种与皇家饮食有关的机构中耳濡目染多年以后,孙宝仍与其父一样,带给家乡博山的是一种京味文化,是一种京城传来的、新鲜的习俗。

说博山饮食带有北京的影响,可以随便找个例子加以说明。清朝末年樊彬的《燕都杂咏》中有一首写道“茶汤了无味,久笑大宫庖。”并注“明谚有:翰林文章,太医药方,光禄茶汤,兵部刀枪……”可知光禄寺制作的“茶汤”是一种名吃。而在博山的平常人家中,多年来就有碾磨小米制作“茶汤”的习惯,春节期间用开水冲泡“茶汤”食用。也许这一饮食习俗,就是孙宝仍从光禄寺带回来,并陆续推广开的。

这些年来,伴随旅游兴起火爆,博山餐饮业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在许多风景区里边,从村头河沿到山沟路边,相继出现了许多带有乡土气息的小酒馆、小饭店。这让我想起宋代诗人谢翱的诗句:“绿荫深处向天涯,黄鸟声中见酒家。”用来描述在博山的名胜风景区见到的情景,倒是十分贴切的。博山人爱玩好吃,在鲁中一带是出了名的,自然也有一定的历史源渊。

还是从孙廷铨说起吧。他退居家乡之后,并没有整天住在大街南首的相府之中,而是经常住在和尚房的同族孙禹年的家中。孙禹年是诗人赵执信的外祖父,自清初就在和尚房营造居处。三百多年前的和尚房又称“柿岩”,孙廷铨在《南征记略》中记下这里的景观是“柿林千树”、“四面林泉”,山岩之间生长着红杏、海棠等树木,灿若云霞,并于泉石上筑庐构亭。“山间多胜游,奚必事一室。鸡鸣卷我书,戴星开蓬荜……循溪数十转,亭千近衡泌。”孙廷铨的族弟孙廷铎写下的《秋日太宰兄招至柿岩》一诗,正道出了当时封闭士大夫文人寄情于山林的情趣。这种生活情趣,无疑对以后的博山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致使到山野林泉之间消闲聚餐的风气经久不衰。

久居闹市,终日在紧张繁忙的节奏中生活的城里人,走进山林泉洞之间游玩、聚餐,寻找的是一种回归自然的轻松感受,享受的是一种忘却烦躁的平淡心情。

日益兴旺的博山旅游,促进了饮食业的发展。而饮食业的发展,又推动了旅游的旺盛。不过短短十几年,遍布博山各景区、景点的大大小小的餐馆酒店,在旅游旺季可达成百上千家,从业人员也有成千上万,真正成为当地的经济发展热点。“攘来熙往景不绝,山肴野蔬口碑同。”如今经过无数游客的多次实地游览聚集,渐渐在人们心目中形成了几处以美味佳肴著称的景点。既有青山碧水之间的樵岭前、淋漓湖,也有汇集山水林泉洞为一体的源泉镇泉河景区,还有被誉为“美食峪”的姚家峪、蝴蝶峪、珍珠峪等。走进绿树成荫的山峪,听溪流欢唱,看蝴蝶飞舞,步小桥流水之后,在石桌周围坐下。三五友朋,品尝着煮花生、煮毛豆类、炸山鸡、炖松菇、炸河虾、山鸡蛋等山珍野味,浅斟慢饮,谈天说地,评古论今,真是别有一番情趣!

"吃了博山饭,围着天下转。”这是以前流传的民间谚语,我小时候就听老祖母常说,至少也有上百年的历史了。现在的民谚又说:“要想吃好饭,围着博山转。”只要在博山随便走一走,转一转,就能吃上美好的饭菜。所以,就是临淄、张店等地区的朋友聚餐,也驱车百里来博山。找个适宜的饭馆痛饮饱餐一番。说到这里,我忽发奇想,又想到了孙廷铨,这位有“一代帝师”之称的博山老同乡,假如见到现在这种场景,又会有何感想呢?他必然像记述琉璃那样,把博山的旅游、博山的饮食写进《颜山杂记》当中,那将是与《琉璃志》一样成为不朽的传世之作!


(作者:原博山美琉高级工艺美术师,曾任市区政协常务委员、淄博市书法协会副主席、博山区书法家协会主席,著有《博山散记》等。己故)


本文摘自《博山饮食》一书,有意收藏者,请点“阅读原文”购买。

已有0人点赞

内容页尾部广告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