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博山头条 博山头条 > 社会万象母亲的肩膀

母亲的肩膀

  • 2017-05-17 16:47:53
  • 来源:原创
  • 编辑:闰土
  • 1437
  • 10
  • 0
母亲的肩膀
          苏轼在水调歌头中有名句:“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整天忙忙碌碌的生活,居然不知人间今天是何时。昨天晚上,吃罢晚饭已经有八点半钟了,习惯性的拿起手机,想看看微信圈里朋友们的高论,发现都在谈论母亲节的事情,这才知道五月十四日是母亲节。     母亲今年正好八十岁了,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山村里,不过一个住在村西一个住在村东,来回一趟有三里多路,忙的时候有好几天不去她那儿一趟。心想,明天就是再忙,也要去看看母亲。
            今天是遥邀土崖集,回到家中已经快两点钟了,简单地吃了几口饭,拿着在集上给母亲买的一点礼物,匆匆的去母亲家。老远就看见,母亲依旧独自坐在院子外的一个枯树墩上,两眼望着大路的方向。自从父亲去世以后,这已经成了她的一个习惯,那是她一个人在屋子里感到孤单,坐在那儿希望能看到儿女们的身影。还没等我开口,母亲急忙站起身来,佝偻着身子迎了上来:“你今天不是赶邀土崖集吗,刚回来不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大老远的又跑过来。你从小就爱睡觉,在家睡一会儿,下午还得去猕猴桃园里干活呢。”我知道那是母亲嘴上说,其实是盼着我们去的。我说:“好几天不来了,过来看看。”看着我拎着个包,问道:“你又拿什么来了?”“没啥,我给您买了点猪肉。”“哎呀,现在猪肉这么贵,你挣钱不容易,别老给我买东西,我有血脂稠,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我嘴上没说什么,知道母亲平时是不会买肉吃的,除非是她的两个孙子回来,她才舍得去买点肉包饺子。
院子里的一切依然如旧,老屋还是老样子,只是墙前的那棵石榴树今年枝繁叶茂的格外醒目。
随母亲来到屋里,娘两个对面坐着,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母亲,心不在焉的听着她絮絮叨叨的,唠叨着她知道的邻里间的新闻。突然发现几天不见,母亲老了,干枯的白发找不出一根黑色的,憔悴的脸庞上布满了菊花般的皱纹,特别是她那厚实的肩膀,现在变得消瘦萎缩,羞愧的包裹在衣服里……我的眼睛湿润了,就是这对肩膀,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生活困难的时候,为我们一家老小挑起了不被挨饿的重担,让我们走出了饥饿的困境。那时候,父亲在生产队里开拖拉机,整天早出晚归的,白天在家的时候很少,家里的很多事都靠母亲操持。为了不让我们挨饿,母亲没日没夜的在山上的自留地里忙活,秧地瓜,种高粱,南瓜,豆角。干旱的时候,她每天要沿着长满荆棘的羊肠小道,翻山越岭挑四五趟水上山抗旱。去的时候挑水,回来的时候挑庄稼,每趟来回十几里路,晚上回来,两个肩膀肿得像两个馍馍······
母亲发现我不对劲,问我:“你怎么了?”我说:“没怎么,来的时候一只飞虫钻进眼里了。”母亲说:“这个季节虻虫子格外多,我的眼睛看不清,要不然给你看看?”我忙把话题岔开说:“没事,一会儿就好了。我怎么听您喘气还是‘吼吼’的,今天没吃药吗?”“吃过了。这是老毛病了,再好的药也治不清根。这都是年轻时不注意,烙下得病。年轻没出嫁时,你妈一条扁担能挑一百五十斤,跟男劳力一样挣十分工,到哪里干活哪里喜欢。那一年大队里派我们去石马修水库,没日没夜的干活,生活条件又不好,晚上累了就几个姐妹抱在一起睡在野地里,一次明了天一看,居然枕着一个从坟子里刨出来的人头。有一回感冒了,没有及时治疗,还硬撑着在工地上干,得上了哮喘病。年纪大了,这又转成了肺心病,这病啊,早晚得上火葬场才能治清根呢!”
安抚了母亲几句,我说我要走了,我还得去猕猴桃园干活。母亲把我送出大门,边走边叮嘱:“五十多岁的人了,干活要悠着点,不要没命的去干。”我应着    :                                                  
“您回去吧,我过几天再来。”“不要经常过来看我,你们都很忙,有事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的。”
我走出一段路,偷偷的回头看了一眼,母亲还在大门外的老榆树下望着我,雪白的头发随着微风飘荡,好像在抚慰她那瘦弱的肩膀……
回到家,心里很难得到平静。很久没有写东西了,键盘操作的都生疏了,我还是勉强的写下了这篇文章,作为一份特殊的礼物,送给我的挚爱,我的母亲。
2017年5月14日星期日    焦念君



上一篇:岳阳山主峰游记
下一篇:致520
赞(1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